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法院文化 > 法官随笔

为法律而斗争

来源:   发布时间: 2016年05月25日

  李宁

  “法院是法律帝国的首都,法官是帝国的王侯。”这句西方法谚充分诠释了法律与法官之血肉联系。法律是法官赖以立身之本,如同战士手中的枪,农夫的锄头,医生的手术刀。然而,假如法律丧失尊严,法官就会如同稻草人一样,沦为任人讥笑的傀儡。然而,法律的尊严不是法官坐而论道,从容揖让,就会从苍天降落的。正如德国法学家耶林所指出:“法律所经过的路程从来不是香花铺路,一切法律都需要经过斗争才能得到。”法官要树立法律的尊严,必须斗争,必须努力。

  我在阅读法学著作时曾经看到这样一个故事:“大津事件”,一个日本法官为法律而斗争的故事,让我反复咀嚼,回味无穷。

  1891年,正值日本明治维新时期,俄国尼古拉皇太子决定访问日本。此时日本国力正在崛起,然而尚无法与欧洲列强抗衡,尤其对于当时军事实力在世界数一数二的俄国,更是心怀畏惧,自然不敢怠慢。日本政府决定以最高规格接待,在安全保障方面,一方面加强警力,严加防范,力争做到万无一失,另一方面,日本外交大臣与俄国大使约定,万一发生暗杀行刺事件,届时将按照日本刑法第116条“加害皇室罪”,处以死刑,绝不宽贷。

  正所谓,怕什么来什么。正当尼古拉皇太子在日本大津访问时,一名日本警卫突然拔刀刺向皇太子,所幸皇太子反应及时,仅受轻伤,凶手随即被制住。行刺案发生后,日本举国震惊。日俄两国关系也降入冰点,沙皇扬言,如日本政府不能妥善处理此事,不惜以兵戎相见。

  为维持日俄两国关系,日本内阁召开紧急会议,会上达成一致意见:以大逆罪处决罪犯津田三藏。然而,日本最高司法机关大审院“最高法院”院长儿岛惟谦却拍案而起。他就法言法,指出日本刑法第116条,规定凡加害日本天皇、皇后、皇太子等皇室成员者,不分既遂未遂,一律处以死刑。这一条“大逆罪”只适用于保卫日本皇室成员的人身安全,而非访问的外国皇室成员,后者地位与普通日本国民无异,其理甚明。依据现代刑法“罪刑法定主义”,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,法无明文规定不处罚。本案只能按照普通杀人罪处以终身监禁。

  日本政府却不以为然。以事涉两国邦交,关系国家重大利益,并以事前两国政府早有协议,事后内阁决议适用刑法116条,并以通报俄国政府等为由,首相松方正义亲自出面,与儿岛惟谦交涉。同时,透过绵密人脉,安排亲友及前辈,向七位主审法官施压,要求他们相忍为国。多数法官在强大压力下,立场摇摆,同意尊重内阁的重判主张。

  大审院院长儿岛惟谦,深知两年前颁布的《明治宪法》虽然规定了司法独立原则,但怎奈日本行政权独大,根基未深是司法权,随时有可能胎死腹中。此案一旦司法向行政示弱臣服,日后断难有出头一天。他马不停蹄,来到大津,向七位法官痛陈利害,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成功说服下属同舟共济。

  重重压力之下,日本大审院特别庭最终下判:被告津田三藏犯下《刑法》第292条谋杀未遂罪,处以终身苦役。判决一出,司法权独立于行政权,初见端倪。日本政府犹如吃了一记响亮的耳光,外交大臣、内务大臣、法务大臣相继辞职,以示负责。而事前态度强硬的俄罗斯,苦于国力日衰,战前准备严重不足,只能吞下苦果。

  后人赞扬儿岛惟谦是日本司法守护神,为日本司法独立奠定根基。他义正词严告诉日本首相:“下官非才,恭奉天皇任命为大审院长,职责所在,不管内阁如何讨论和决议,其解释如曲解法律精神者,断不予接受。”又表示:“不曲解法律,亦必另有其他维护国家利益之方略。立宪国家如欠缺法律之威严与正义,则必然失其存在意义。”面对多位内阁大臣连珠炮似质问儿岛惟谦,“若此举导致日本亡国灭种怎么办?”

  儿岛惟谦拍案而起:“日本若因此亡国,那就让它亡国吧。至少世人将记得日本曾是一个司法独立的国家。”

  西方国家盛赞,后起之秀的日本,居然能做到司法独立,让人眼前一亮,难能可贵。高举司法独立大旗的日本,借势与英法美诸国,修改不平等条约。此案对于日本司法权,最终摆脱司法权宰制操控,影响更为深远。

  回头看看,儿岛惟谦真有点偏执的精神,按济南话叫“拧筋”,他为法律而斗争,真是一根“拧筋”,甚至不惜于赌上日本的国运。其实象这样偏执的日本人还有很多,我曾经看过一个美国纪录片,讲述了一个日本厨师的故事,这个厨师将制作寿司作为终身信奉的事业,原材料、配方、工艺均精益求精,做到了极致,被誉为“寿司之神”,他的餐厅被评为米其林五星餐厅。正是象这样千千万万偏执的日本人,让日本这样一个资源匮乏的小国,在经历二战战败之后,再次崛起,成为经济发达的现代化国家。

  反观我们国家,是不是欠缺一些这种“偏执”的精神呢?我们国家,自古以来“礼有经,亦有权”的实用主义哲学便大行其道。坚持原则、不肯妥协反而成为了头脑僵硬、不通世务,甚至是傻瓜的代名词。反映到司法领域,法律长期以来被视为一种工具,既然是工具,就可以随意变通,为人服务。我国历来也不缺乏有骨气、有气节,舍身护法的英雄,如明朝的清官海瑞。但即使是海瑞所处的年代,终其一生,也仅仅是被皇帝授予虚职,社会终究把他看做一个“古怪的官僚”。长此以往,人治压倒法治,司法成为权力的婢女,法律的权威荡然无存。

  建国之后,尤其是改革开放拨乱反正之后,我国的法治环境有了很大改观。但是毋庸讳言,仍然不容乐观,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四中全会中所讲:“部分社会成员尊法信法守法用法、依法维权的意识不强”,“知法犯法,以言代法,以权压法,徇私枉法的现象依然存在”。为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,十八届四中全会开出了“确保依法公正独立行使审判权”、“加快建设法治政府”等多张“药方”。唯物主义史观告诉我们,历史是由伟大人物推动的,更是由千千万万普通民众所共同缔造的。作为一名平凡的司法人员,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呢?

  虽然从事审判工作的时间不长,但我仍然耳闻目睹了许多法官为法律而斗争的故事,这些故事有满满的正能量,激励我在献身审判事业的道路上不断前行。

  某市法院,在审理一起市民诉交警部门的行政诉讼案件中,坚持法律原则,依法审理,尽管交警部门在法院门口加装摄像头,加大对法官驾驶行为的监控力度,以此施加压力,但是法官最终还是支持了市民的诉讼请求,判处交警败诉。

  还是某市法院,在审理一起市民诉省监察厅的行政案件中,省监察厅对法院施加了重重压力,甚至以省纪委名义通知法院院长前往约谈,但最终法院顶住压力,依法对案件进行了公正的裁决。

  像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,向我介绍这些故事的法官骄傲的说:我们通过与强势机关的交锋,打出了尊重,赢得了信任,畅通了渠道。我聆听这位法官平静的讲述,头脑中不断想象他以法律为剑,与各方当事人交锋的各种场景,感觉他就像许多民族史诗中所歌颂的开疆拓土的英雄。

  法律是法官的生命线,也是法官的保护伞。作为一名法官,在审理案件中,也许会遇到强权的压制,也许会遇到各方面的人情困扰,也许会遇到当事人的无理纠缠,但是只要我们有舍身护法的精神,坚决捍卫法律的底线,勇于维护司法的尊严,法律就会回馈我们应有的荣耀。

  十八届四中全会描绘了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宏伟蓝图,铁路法院在其中承担了跨行政区划审判的重要任务。这是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,然而也是千载难逢的机遇。前方的道路既铺满荆棘,也充满希望,就让我们这一代铁法人完成我们应尽的使命,作出我们应有的贡献,为法律而斗争吧!

  作者单位:济南铁路运输中级法院

关闭
版权所有:济南铁路运输中院中级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:鲁ICP备13032396号
地址:济南市天成路88号 电话0531-82424278 邮编:250031